五四运动热潮涌 革命先驱播火种——马克思主义在重庆城区的广泛传播

开栏语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党历来重视党史学习教育,注重用党的奋斗历程和伟大成就鼓舞斗志、明确方向,用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坚定信念、凝聚力量,用党的实践创造和历史经验启迪智慧、砥砺品格。

铭记历史不忘初心使命,接续奋斗再创渝中辉煌。全区共产党员和人民群众认真学习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知史爱党,知史爱国,进一步弘扬革命传统,传承红色基因,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始终保持蓬勃朝气和昂扬锐气,团结一心,携手奋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即日起,区委党史研究室和区融媒体中心共同推出《铭记·红色渝中光辉历程》党史宣传专栏,为您讲述自1919年五四运动以来,在渝中这片红色土地上革命先辈的英雄事迹和重庆地方党组织走过的光辉历程。

西方列强入侵和军阀混战带来的深重灾难

1840年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纷至沓来,通过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迫使清政府开启国门,割地赔款,开关通商。1891年重庆海关成立,重庆正式开埠,英国人任重庆海关税务司,把持开关征税之权。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中国惨败,被迫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明确规定“四川省重庆府设为通商口岸”。1901年重庆南岸王家沱和城区打枪坝地区相继沦为日本和英国的租界。至此以后,西方列强势力获得了川江的航运权和在重庆设厂、经商的诸多权利,重庆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国家主权的不断沦丧,激起了人民的民族意识和爱国精神。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结束了清政府的封建统治,建立了中华民国。但革命成果很快被北洋军阀袁世凯攫夺,并企图恢复帝制。在反对袁世凯复辟的斗争中,四川和重庆地区逐步形成了由滇军、黔军和川军三省军阀割据的局面,川渝地区陷入了近20年的军阀混战。各路军阀在各自“防区”内凭借武力,控制军、政、财大权,独霸一方。西方列强的入侵和军阀的残酷统治给川渝地区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近代工业的兴起和工人阶级队伍的成长

地处西南一隅的重庆,虽然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比沿海地区晚一些,但民族资本主义工业也在外国资本入侵的空隙中缓慢发展。20世纪初,重庆先后出现了日商的友邻火柴厂、又新丝厂,德商的惠利火柴厂,英商的立德火柴厂,江北厅炼铁矿务公司,法中合股的合成公司等外国企业。纺织业、缫丝业、采矿业、印刷业等传统产业相继实现近代机器生产,商业、金融业、进出口贸易等也有所发展,民族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队伍在此过程中不断成长,给重庆地区带来了新的气息和希望,逐渐成为影响近代重庆地区社会发展的两股重要政治力量,为辛亥革命、五四运动的爆发、新文化运动的开展及马克思主义在重庆的传播创造了客观的社会基础。

五四运动的影响和马克思主义的传播

图为川东学生救国团在重庆城区(今渝中区)举行游行示威,声援北京“五四”爱国运动。

1919年5月4日,作为战胜国的中国在巴黎和会上遭遇外交失败,帝国主义列强决定把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国德国在山东的权益交予日本,激起国人的极大愤慨。北京爆发了以学生为先导的反帝斗争,声势浩大的五四运动席卷全国,引起重庆社会各界强烈震动,纷纷声讨北洋军阀政府的卖国行径,支持北京学生的爱国行动。5月20日,川东师范学校、重庆联合中学、商业中学、巴县中学等校代表60余人举行集会,决定成立川东学生救国团;24日,“川东学生救国团”正式成立(后更名为“川东学生联合会”)。随即,“川东女子救国会”“国民外交后援会”“重庆国民自强会”等爱国团体相继建立,一场以青年学生为主体,民族工商界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广泛参与,规模空前的声援北京学生爱国运动的反帝爱国斗争在重庆地区迅速掀起。6月中旬,重庆地区的爱国斗争进一步扩大并形成高潮,学生与商界又联合组成了“重庆商学联合会”,使青年学生与民族资产阶级结成统一联盟,形成了长达3年之久、以抵制日货为特征的反帝爱国运动。在此过程中,重庆工人阶级以前所未有的姿态登上政治舞台,在抵制日货和对日实行经济绝交的斗争中,展现出高度的民族自觉和巨大的政治力量。

借助“五四运动”强劲东风,“新文化运动”之风也乘势吹入重庆,科学与民主的思想迅速在重庆传播。《新青年》《每周评论》等各种宣传科学与民主的书刊通过各种途径涌入,使青年知识分子不断受到新思想的影响和洗礼。“新知识读书会”“青年读书会”等小团体相继在重庆出现;《川东学生周刊》《新蜀报》《友声》《渝江评论》《巴声》等宣传新思想、新文化的刊物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川东学生周刊》(后更名为《川东学生联合会周刊》),以“主张公理,排斥强权,改良社会”为宗旨,文章形式活泼,观点锋芒犀利,有鲜明的反帝反封建性质,深受青年学生欢迎。

《新蜀报》以“输入新文化,交流新思想”为宗旨,评论时局,抨击时弊,揭露“社会黑幕”,成为重庆新文化运动中的一面鲜明旗帜。《友声》以“提倡改革旧教育,进行新教育和学问社会化,以启发学生的思想,增强对社会的责任感”为宗旨,所刊载的恽代英的《青年应该怎样做》、吴玉章的《政治思想的无政府主义和独裁主义》等文章,引起广泛反响。《渝江评论》以“切实的批评,作沉痛的呼唤,以求群众的觉醒和社会的改造”为己任,成为广大青年学生争相购阅的新文化书刊。

随着“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的发展,青年知识分子不仅接受了科学与民主思想,也亲眼目睹了新兴工人阶级所表现出来的力量,他们开始“往民间去”,以极大热情参与社会实践,投身拯救中华为己任的艰难探索。1920年,以吴玉章为首的革命派回到重庆,竭力推动以反对军阀专制,促进民主政治为目标的“四川自治运动”,成立“全川自治联合会”,制定了“男女平等”“保障人权”“发展教育”“建设平民政治,改造社会经济”等12条政纲。政纲在《新蜀报》发表后,立即受到广大青年欢迎。随后,以川东师范学校、重庆联合中学、巴县中学等为骨干的知识青年迅速投身自治运动,分别成立学生自治会,并在社会实践中提出“建立平民政治”“大权在民”等民主口号。这些都为马克思主义在重庆城区的传播创造了良好的社会氛围。

1921年下半年至1922年下半年,重庆迎来了传播马克思主义的热潮。1921年夏,少年中国学会会员邓中夏、黄日葵等应邀到重庆举办“暑期讲学会”,宣传新文化,批判封建主义和封建礼教,传授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知识,广泛传播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重庆青年中引起强烈反响。10月,恽代英应重庆联合中学、川东师范学校邀请作《青年应该怎样做》的讲演。他在讲演中强烈抨击封建专制,宣传马克思主义学说,号召青年肩负起振兴中华的责任,鲜明提出:“中国要靠我们,任谁都是靠不住的。”1922年秋,应重庆联合中学之聘,萧楚女来重庆任教,他一方面选用李大钊等人的文章作教材,宣传反帝反封建思想,传播马克思主义,引导学生运动,成为进步青年知识分子的良师;另一方面,他出任《新蜀报》主笔,发表大量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文章,被誉为“重庆传播马克思主义新思想启蒙运动旗手”。1922年,从法国勤工俭学回国的陈毅来到重庆,以《新蜀报》主笔身份发表多篇批驳时弊檄文。1924年间,进步知识青年张闻天也一度活跃于重庆,边任教边指导川东师范学校的进步学生创办《南鸿》周刊,与萧楚女共同为《爝光》周刊撰文,抨击腐败体制,宣传革命理论。

“五四运动”的影响和“新文化运动”的深入发展,使马克思主义在重庆城区得到广泛传播。马克思主义以其揭示历史发展规律、解决社会现实问题和先进性、科学性、革命性的鲜明特点,逐步被先进知识分子所接受,为重庆乃至四川的共产主义组织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和思想基础。

区委党史研究室文/图 

编辑:张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