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代表团驻地:中国银行招待所旧址里的统战故事

位于中山三路的中共代表团驻地旧址。本组图片由记者 王 欢 摄

展厅中展出的毛泽东、朱德等的题字。


1945年12月17日,重庆市市长张笃伦为借用中国银行招待所给中共代表团使用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外事局的函。

中共代表团驻地旧址入口处。

米黄色的外墙,朱红色的屋顶,木制的门窗和楼梯……在车水马龙的中山三路,一座建于20世纪30年代末40年代初的中西式砖木结构建筑,静静地矗立在石崖之上。

曾经,周恩来、董必武、吴玉章、王若飞、叶剑英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频繁在此处出入,为争取和平、民主、统一,开展深入细致的统战工作。

曾经,中共代表团在此为国为民奔走,在“刀锋”之上与国民党反动势力作坚决斗争。

这处建筑,就是中共代表团驻地旧址。

让我们跟随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研究馆员刘英的脚步,去了解它的“前世”,探寻那场为实现和平、民主、统一的奋斗历程。

变身

银行招待所成为统战阵地

站在这处呈对称布局、由四个单元组成的楼房前,思绪随着刘英的介绍回到了1945年。 

1945年8月至10月,经过43天谈判,国共双方达成《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协定“由国民政府召开政治协商会议,邀集各党派代表及社会贤达协商国是,讨论和平建国方案及召开国民大会各项问题”。

同年12月16日,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共代表团飞抵重庆,参加由国共两党及各党派和社会贤达代表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又称旧政协会议),继续围绕停止内战、军事冲突及军队统编问题展开谈判。

当时,根据中共方面的要求,国民党当局特拨出位于中山三路263号的中国银行招待所作为中共代表团驻地。

留驻重庆的中共代表董必武、王若飞、博古,与从延安赴渝的周恩来、叶剑英、陆定一、邓颖超等人全部迁入此处办公,这里也成为了中共代表团开展统战工作的重要阵地。

团结

为和平民主统一而斗争

1945年12月19日,中共代表团宴请邵力子等国民政府谈判代表,周恩来向邵力子表示,中共希望能及早召开政协会议,并在会议召开前停止内战。

12月22日,周恩来到机场迎接专程从南京来到重庆调停国共军事冲突的美国驻华特使马歇尔,并在次日拜访马歇尔时表示,中国不能再有内战,希望能由政协会议草拟宪法,使中国步入宪政国家。

12月28日、29日,中共代表团连续设宴招待民主同盟、救国会及第三党人士,互换对政治协商会议的意见。

1946年1月2日,中共代表团会晤民主建国会李烛尘等人并出席农业协进社餐会……

“为促成尽快停止内战和早日召开政治协商会议,中共代表团自抵达重庆之日起,就马不停蹄地为和平与民主辛勤奔走,广泛开展宣传活动和统战工作,在向各阶层人士、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阐明中共主张、立场和态度的同时,也彼此互换意见。”刘英一边带领记者步入楼房,一边说,周恩来曾在政协开幕式上致词“希望各党代表和社会贤达,对人民负责,对国家负责,使会议的历史任务达到成功”,说出的就是中共代表团参与政治协商的初衷和使命。

实际上,在1946年1月10日至31日政协会议期间,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共代表团也是如此作为的。会上,左、中、右三种政治势力就军队和政权问题展开了尖锐复杂的斗争,中共代表团始终坚持“必须首先实行国家民主化和军队民主化,然后才能实行军队国家化”的原则主张,团结国统区和平进步力量,与国民党的错误主张进行了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粉碎了国民党企图借军队国家化和统一军令、统一政令之名来消灭人民军队和解放区的阴谋。

资料显示,在中国共产党的努力下,政治协商会议最终通过了《政府组织案》《国民大会案》《和平建国纲领》《军事问题案》《宪法草案》等五项决议。

力量

激励后辈赓续革命精神

刘英介绍,政治协商会议后,中国共产党肯定了政协会议的重大成果,严格遵守和履行停战协定和政协决议,并希望“从此中国即走上了和平民主建设的新阶段”。

1946年2月8日,周恩来在张治中举行的庆祝政协成功联欢会上说道“写在纸上的文字要去做,去执行,要遵守诺言。希望大家倾听人民的呼声和意见,实行政协的决定”。可是,由于这些决议在不同程度上有利于人民而不利于国民党独裁统治,国民党蒋介石集团从来就没有准备履行。

1946年5月,中共代表团迁往南京,这里从中共代表团驻地又变成了中共四川省委机关和工作人员的驻地。重庆解放后,中山三路263号被完好地保存下来,但门牌号改成了中山三路151号。2001年6月,该旧址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如今,这处已有七八十年历史的建筑,因见证了一段党的奋斗历史而充满了力量,它吸引着一批又一批市民、游客参观,激励着一批又一批参观者赓续精神,不断前行,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

记者李一 

鸣谢: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


编辑:张烨